1 2
©夜白 | Powered by LOFTER

想起曾经做过一个梦。

一个人,是我或许不是我,影影绰绰只有一个背影。

我知道他去见一个人,抱着一束花登上了一列车。也许是民国的事儿,整个氛围都是陈旧的,连他也一样。

整个旅途全是夜里,路边有灯,也不过虚虚照亮一方四角,可梦里就是很急,大概是战争得胜,颇有些喜悦的急促。

大概是一段很短的旅程,天还不曾亮起,他便到了站。而那么巧,他要见的人就在车站等他。那人一身挺括军装,我不曾看清脸,却也知道他噙着笑意。

那人接过花,却是跟着他一起回到了车上。

最后一幕是他俩坐稳,天也随之亮起。
最后脑子里还有一句话,忘了。


想起来了,夜深露重,各自珍重。

标签:废话

我的小仙子

标签:郭麒麟
热度: 4

【冬叉】Got You

我服气了
评论见

标签:冬叉pwp
热度: 40 评论: 8

同人文的真相

bgm那个真的是我

阿布汪汪汪:

是我


舞舜华:



全中😂😂😂😂😂



WE JUST WANT TO BE LOVED😭😭😭😭



流波浅吟:





捂脸,请忘了我说不会坑的文吧😂



晚菘:...





标签:同人
热度: 37105

江畔人与江上月 (上)

江畔人与江上月

cp. 楚路
路明非视角第二人称
其实是个很奇怪的故事

-

你收到了一个包裹。

太阳晒得有些离谱,你刚推开门就被日光刺得倒退几步——当然与你近三个礼拜没有出过门也有关系。门外没有人,包裹安安静静地躺在门口,一张卡片卡在装饰的丝带中间。

哇哦,是样高级玩意儿。你盯着包裹左看右看,最后还是抱起来带进了客厅。原因很简单,卡片上的字是你熟悉的样子。

你将卡片放在茶几上,用烟盒压住,吸了口气才敢动手拆。牛皮纸包装下是一本书脊被磨损得厉害的旧书。你平稳地把这本书从纸堆里拿出来,你比你想象的镇静得多,可确实有一些零碎的玩意儿趁着空隙钻了进来,你眨眨眼睛,可你无法阻止你的大脑回放那些湿漉漉的吻,而那个人深棕色...

标签:楚路
热度: 12

不好意思脱粉王嘉尔了
何尔萌有关的不会更了

热度: 2 评论: 9

【路明非中心】我不好爱

#龙墟第六季度文#
关键词/ 假设不存在,幻影,现实
cp/ 路独 楚路 路诺
第一人称试试
非常负!面!以及ooc 谨慎阅读

-

我暗恋楚子航的事儿没人知道。毕竟全世界都以为我暗恋诺诺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演得这么好,诺诺都以为我喜欢她,心理暗示这玩意儿真的挺管用的,一日三遍,在见不到楚子航的时候,我都快真的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诺诺了。
挺难熬的,某种程度上,我确实爱上了诺诺。

像是某种人格,或者某个平行空间,存在着两个我。

两个灵魂彼此嘲讽。

因为我谁也得不到。

我觉得还是从自身找原因。因为他们的都很好,就我不太好。我现在一个人住一个宿舍,废柴师兄虽然不靠谱,却是我难得算...

热度: 16 评论: 5

【昂楚】夜谈

#龙墟第五季度文#

梗 老家伙们,好好看着年轻人的天下
cp 昂楚
奇怪的第二人称 大概会让人不舒服的内容
反正慎入

你也觉得年轻人是个麻烦东西。

你难得丢下架子钻进守夜人脏乱的阁楼,起泡酒和郁金香杯,陈旧的沙发配故人,可你准备谈的却不是旧事。
“你觉不觉得...”你站起身,故意用背对着多年老友,以免他看出你真实的企图,“我们跟年轻人有...代沟?”
守夜人大概是觉得好笑,只是盯着你的背影看,久到你以为他要笑出声才开口:“我以为一百年的年龄差确实可以被称作代沟。”
你从阁楼俯瞰整个卡塞尔,你的心血在夜里熠熠生辉,处处是年轻人欢声笑语的样子。其实你的寻找是没有意义的,你想见的那位恐怕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场舞会上,也许...

瘾 肆

突然写不出这篇文要的文风了quq
这一段是一个暗示
刚刚tag打错了对不起!!!



07

何炅曾经听说过,单独一匹斑马是无法入眠的。

现在失眠确实在他孤独一人的时刻侵袭了他,大概是有了伴之后偶尔的孤寂总是特别折磨人。

黄磊曾经不止一次吐槽过他们俩的卧室就是酒店房间,纯白的被单和被套和故意营造温馨氛围的浅黄色墙纸。何炅也不屑地反驳说多简洁。如今看来应该是错的离谱,他在恍惚间几乎以为在旅途中。

郝莉黛小姐*永远在旅途中,她的生命是永无止境的旅行。

何炅也以为他爱旅途。

结果不是他爱旅行,是年轻爱旅行。

年轻骗了他,给了他一个在不开灯的深夜里最孤独的房间。

他突然很想给出差工作的黄磊打个...

热度: 18 评论: 5

诉衷情 壹

楚诺
不知道什么的AU
一时脑洞随便写随便吃

01

他与你诉衷情。

02

人鬼殊途这四个字,实际是鬼比人更烂熟于心。

踏踏实实做鬼做妖做精做怪,人危险而多疑,犯不着为此丧了命。但——就像一个无解的悖论一样,鬼就是容易被人勾引,哪怕明知人类薄情寡义,哪怕相守也不过百年,与鬼那漫漫长路相比,实在是短得可怜。

但是若能把感情这东西轻易的说清了,便没有白娘子与许仙,宁采臣与小倩的故事了。陈墨瞳从未想要成为这些被人津津乐道几百年的爱情故事的主角,可隐身街头都能遇见不知是不是骗人的命定之人——那根红绳好端端的系在彼此指尖。

大约月老也是个清闲的职业,否则怎么净爱这些话本子里的故事,人鬼殊途,还舍得用食指粗细的红绳紧扣,偏是...

出来喘口气证明我还活着

(林间月练) 无终 2017.02.04

内战后

all铁/盾铁

摩肩人步履匆匆,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

01

“Tony.”西伯利亚的寒风冷到骨子里,吹得队长永远甜心的眼睛也被冷风冻结,像是一潭死水,再无波澜,但他说的是:“对不起。”

“不用。”钢铁侠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一切,满身的伤,还是Steve Rogers,“没必要。”心口被寒风吹得生疼,像是利刃刮开血肉,把心脏挖出。

哦对了,钢铁侠没有心。

然后,他梦醒了。

噩梦,比操蛋的现实美妙一些的噩梦。

02

“Boss.”Friday的机械音响起的同时,室内的光被调节成昏黄的颜色,“您心率不稳,需要我为您呼叫私人医生吗?”

Tony靠在床背喘气:“不,不用。暂时不会死。”

PTSD而已,不是第一次。他...

热度: 29 评论: 4

Secret 03 [Mycroft/Q/Sherlock]

London Spy Xover Sherlock Xover 007
大写的慎入


老流氓麦哥x小流氓Q

Holmes兄弟

*狗血大三角 利用与被利用

-

事实上,让Mycroft搞不定的人与事几乎没有。

当然,除了Sherlock,他的同胞弟弟。相比之下的一切公文都是轻松快乐的。为了躲过他恶魔一样的弟弟,他甚至愿意扔掉冰箱里所有的蛋糕。

如果说从前Sherlock让他头疼的原因只不过是要Mycroft收拾烂摊子,那么在他知道Q这一号人之后,一切,就变得不可收拾。此刻他被的小弟弟按在贝克街的那张并不舒服的扶手椅上,Dr.John对他的求助眼神视而不见,甚至对其中的八卦同样乐此不疲,是与哈德森太...

新年目标是填完MycroftXQ的那个坑
连三百粉点梗都没填完的我很难过

热度: 6

(周练)穷途末路

穷途末路
cp/楚诺 楚苏
出轨梗

这个吻是苦的。陈墨瞳想。

因为她仅仅得到的,也只有一个吻。她被整整暗恋七年的人拥在怀里,却只觉得寒意萧瑟。如今她柔顺的红发代替她的手搭在楚子航的肩膀上,她把手指蜷在掌心,连呼吸都不够顺畅。

简直是个噩梦。
一个过于美妙的噩梦。

用谎言包裹的爱情,她该想起苏茜的脸,可她没有。只有火花亮光与刀剑厮杀的声响,在黑夜里闪现痕迹。

陈墨瞳,已经是穷途末路。

硝烟与吻 CH5 [改]

/改
/_(:3」∠)_不该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 脑洞是有了笔力完全不够

CH5

楚子航走出雷列罗剧院的时候,恺撒正背靠着车门等他。

他觉得不对劲,狩猎者的本能让他习惯性的揣测猎物的心理,到目前为止他对恺撒而言是个不自量力的对手超过一切其他身份,于情于理都不该是这个金发男人西装革履地守在车旁等他下班。楚子航清楚恺撒这人寡情薄意野心勃勃,是意大利政府背后的人,总理和他的幕僚尚且拿他没辙,楚子航也不到自以为一晚春宵就足以迷得他神魂颠倒。

楚子航径直走向恺撒,恺撒让司机接过他沉重的琴包,对着楚子航伸出手:“晚餐?”

“好。”楚子航面无表情,妥帖的错过那只手直接回答,恺撒自然的收回那只悬空的手,笑得如沐春风,拉开车...

礼物

/我有病_(:3」∠)_
/一发甜饼完
/CP.一八

-

齐铁嘴这人命里有道坎儿,是他老爹给他算的,算命的不能算自己是规矩,这道坎儿绕不过也不危险。齐老爷宝贝他儿子,一遍遍叮嘱他而立年的生辰千万当心,临死前还抓着的他的手念叨。

算命的自己没当真,他爹连个凶都没算出来就瞎操心,能怎么着?没过几年,就把这茬事儿给忘了。等到他的生辰将近,要寄请帖了才想起来,他一拍脑袋,想起他爹那张横眉冷对的脸,连忙跑进祠堂对着他爹的牌位磕了三个头,表示自己记住他老人家的话了,才算是溜达到街上亲自给张大佛爷送请帖去了。



到了佛爷家,齐铁嘴不客气的瘫在沙发上,把他爹嘱咐他的告诉了佛爷。张启山不信命,也就挑眉一笑,不咸不淡地说...

热度: 78 评论: 7

四人牌局

/楚路 恺诺

/脱衣麻将 神经病严重慎入 以及我不会打麻将 都是胡掰的

/那什么 诺诺输的也恺撒脱 反正我信他超爱脱的(bu

路明非搭着恺撒陈墨瞳楚子航搓麻将,输钱脱衣服不说还老被牌技一流的意大利男人嫌弃,顺便再挨隔壁的陈墨瞳一脚。

“你行不行?再这样下去裤衩都要输光了。”陈墨瞳横眉冷对。

“别怕,我对你内裤下的风光不感兴趣。”死金毛一边摸牌一边颠儿颠儿笑。

路明非挨了骂不敢造次,只好眼神求助同样败在红发女巫和金发意大利人手下的楚子航。楚子航撸了一把头毛,抱着麻将死命研究,一点儿没发觉路明非使劲眨巴的眼睛。

路明非深觉楚子航不靠谱,他俩两中国大老爷们儿,麻将玩不过诺诺也就算了,输给一意大利人多没面子。失策失...

热度: 61 评论: 4

这玩意咋关掉啊...不想自定义了咋整

热度: 1

硝烟与吻 CH4

/我不知道咋说恺撒在政府里的位置 私心类似神夏里麦考夫福尔摩斯那种 “他代表着英国政府”之类的

/卡了挺久好难啊果然政治向不适合我quq

/芬格尔任民主安全情报局局长 因为他洗得一手好煤球

/私自给零换了个姓 因为她的名字太俄罗斯了

CH4

恺撒对楚子航放松警惕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如果一个人的工作是拉大提琴,那么他除了可能用琴弦勒死人之外,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地方。

但是恺撒碰到了楚子航纤细修长属于大提琴手的手时,他摸到了一个很显然曾经很厚现在已经逐渐消失的茧,实际上像楚子航的职业有茧是正常的,可位置不对,很明显,但是长期握枪才会出现的位置。

联想起楚子航手下那几个受伤的Alpha,恺撒皱眉, 楚子航的资料...

硝烟与吻 CH2

/Alpha政府高官恺撒xOmega平权领袖楚子航

/OOC严重

/谢谢食用

CH2

恺撒跟楚子航的第二次见面比他预料的早很多——严格来说不过就是会议结束的晚上。

楚子航就坐在他对面,审讯室昏黄的灯光洒下来,软化了他冷硬的棱角,像个乖巧的玩偶一样低着头发呆。恺撒知道这是假象,因为帕西告诉他楚子航进警局的原因是斗殴。老实说恺撒不在乎楚子航进警局,但是鉴于近期Omega平权游行闹得局势剑拔弩张,他只好加班,来警局看看。

聚众斗殴,这算得上攻击楚子航的一个好方法,但是楚子航满脸无所谓的态度倒是让恺撒捉摸不透。

“明天你就能出去了。”

楚子航抬起头,不出意外恺撒在他眼角看见了淤青,但他除此之外没受什么伤,被他揍的那几

硝烟与吻 CH1

/Alpha政府高官恺撒xOmega平权领袖楚子航

/分级.R18

/为了解决国籍问题所有人统一改为意大利国籍_(:3」∠)_楚子航就当华裔叭

/总之谢谢食用

CH1



恺撒隔着会议桌看见黑发男人曲起手指敲桌子,心里倒是诧异,毕竟大部分宣扬Omega平权的领袖都是超级演说家,随便开口都极具煽动性。但是面前那个亚洲男人冷然寡言,会议开了大半,还没开口讲过几句话。

有意思。

“所以,你们的意思是?”坐在楚子航身边的金发男人开口。

恺撒眯眼,合拢手微笑:“相信我,乖乖待在家里比在外工作安全得多。”他直直的与楚子航对视,“毕竟,有些Alpha可不是什么善茬,这是出于对未标记的Omega人身安全的考虑。”

兰斯...

一个午后

/龙墟第三季度文
/cp.恺楚
/by 逸子
/梗 炽烈之品红

只是恺楚谈恋爱
私设如山别介意

-

楚子航该发现这是错的,在他在不知道多少次从恺撒芝加哥的别墅的大床上爬起来,混乱的套上柜子里上次留下的衣服后;又或是在众人之前冷眼相对,转身又与对方在无人的角落交换着煽情湿润的吻时。

这场恋爱不是楚子航想要的,但这一切就是该死的火辣,连同恺撒灿烂的金发与海蓝色的眼眸,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不合时宜的着迷。

此时那个被他在心里唾骂了千万次的男人就坐在他对面看书,落地窗撒进暖意,阳光在恺撒发梢跳跃,那个男人光着脚盘腿坐在地毯上,居家的薄毛衣和和宽松的运动裤实在算不得好看,楚子航明白,只是无可救药的觉得动人。

老实来说,楚子航...

热度: 33 评论: 4

#龙墟第四季度文#

by逸子

cp.路诺

“你陪了我多少年,花开花落,一路上起起跌跌。”

-

“路明非!”

被点名的男人一瞬间缩了脖子,结结巴巴的答话:“怎...怎么了?”

陈墨瞳从厨房里露出半个头,深红色的发梢随着她的动作起起落落:“我让你买的冰淇淋呢?”

路明非讨好的对他的师姐笑:“师姐,冰淇淋太远了,你看你看我其他都买了,等吃了饭我再去给你买。”

“呸!”陈墨瞳把手里的螃蟹瞄准了路明非的脑袋扔了出去,“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吗?我给苏茜做甜品呀你大爷的。”

路明非堪堪躲过致命一击:“师姐你这是谋杀亲夫!”他看着地上的生物后怕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,“而且,苏茜学姐根本不喜欢草莓味的冰淇淋。”他越说越小声。

“嗯?”陈...

热度: 27 评论: 2

单身男子

热度: 7 评论: 5

#龙墟第二季度文#
梗 假如让我说下去
楚诺 by逸子

-
任我想 我最多想一觉睡去
然后你 也至少劝我别劳累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杨千嬅 假如让我说下去
-

“所以,你不会失眠?”陈墨瞳把塑料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,耳垂上的四叶草坠子随着她的动作晃晃荡荡划出一道弧线。

楚子航不动神色的把陈墨瞳手边的啤酒瓶拉远:“当然不是。”

陈墨瞳半途截下那瓶啤酒,给自己倒满,冲着楚子航恶意的微笑:“我以为你跟机器一样精密,永远不会失眠。”她不管不顾地盘起腿,就着...

逃逸速度 [恺楚02]

*洒狗血慎入
*倒计时死亡梗

02

晚上风很大,刮过玻璃发出类似野兽嚎叫的声响,间杂着树叶被风吹响的哗哗声,倒是说不出的孤寂。
恺撒盘着腿坐在榻榻米上看着楚子航保养他的刀。屋子里的暖气让玻璃上腾起了一层薄雾,望外看只能看见窗外稠得像墨的黑夜。
楚子航喃喃:“真黑。”他下意识的伸出指尖,暖意让薄雾化成水,顺流而下划出一到清晰的痕迹。
恺撒坐到他身边,握住他的手掌:“天总会亮的。”楚子航的掌心热的很,龙血在他的体内活跃。
楚子航轻轻抽出手:“不会的。”

不会的。
我的路上,再也不会天明了。

恺撒垂下手,安静地靠在墙壁上,静默开始蔓延。他下意识地划开手机,

十五天十七小时。

他紧握手机,指节泛白,这是恺撒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力...

再不更RPS